橙汁電車

=るの
芝健🌱
气象团SN
薰嗣妈
oso妈 21only

占tag致歉,就是,鹅,想问问,有没有那种吸小妈搞累困的泥塑向群……微信微博qq都可以

在他迟暮之年,每天都很冷,即便是太阳晒在头顶。
他什么也不能干,仰躺在床上,陪伴他的只有账单,孤独和谣言。他很久没有拿起笔和乐谱了,那容易让他想起他,星星,夜莺,玫瑰,天神的笔迹。
人快要老去的时候总是喜欢追忆往事。
偶尔护工推他出去透气,他裹得里三层外三层,而外面的先生小姐们穿巴黎最流行的那种薄纱外衫,用极其微弱的声音讨论他,当然,在他听来更像振声的指责。
他杀了莫扎特,他害死了那个神才。
因为人们总是难以接受他们喜爱的东西离去。
起初他想要辩驳,不久后就放弃了,没有人会听。如今他只是会在心里小声恳求一句,不要再提起他了,不要在这种时候,这种语句里。
他感觉到自己将要死了,烧的最旺的炉火也无法让他碎冰一样的指尖暖化半分。火星飞溅出来,燃着了地上胡乱铺开的旧乐谱,他便勉强抬起僵直的手指把他们扔进壁炉里,权当作柴来烧。这些陈旧的,无人理会的东西,他也不清楚为什么突然将它们拿出来,也许只是想在最后缅怀自己光荣的曾经。
建立在谁的,哪些人的痛苦上,成功比蜜糖甜美,比毒药苦涩,他没法正视明亮的光,正如他再难以面对他的金色发丝,眼里的闪耀,还有他血液里沸腾涌动的东西。正如他用雏鸟一样的嗓子轻快地叫他的名字,甚至教名,他没法再听下去。
大师,大师,您爱我吗。他的夜莺唱道。
他的天神轻盈地落在他面前,就好像他生前那样。他一直是个神子,不过是误入了人间三十余年,他背后耀眼的金光让发丝看上去几乎透明,然而都还比不上他眼里的星星一丝半毫的闪亮。
萨列里。他又叫道。安东尼奥。
他想让他住嘴,为什么要在他最痛苦的时候再来折磨自己,还看上去如此快乐,语句里的小鼻音像神对世人的蔑视。但是快乐的莫扎特伸出双臂用力地抱紧他,柔和的金光似乎使他老化萎缩的肌肉也变的鲜活紧实,他感到前所未有的温暖,血液流动的声音比先前任何时刻都要清晰。
他的天使,神祗,所触碰到的每一张乐谱都变成了无与伦比的神迹,无需弹奏都能让人感受到愉悦,他急急忙忙地想要捡回来,但莫扎特已拉住他的手漂浮起来。
别急,今后还有很多。他咧嘴笑起来,露出前齿可爱的牙缝。
他的尸体被护工发现,当天就草草下葬了,除了他的学生没有几个人到场。
他的名字只又在众人嘴里活了几个月,又变成轻烟吹去了。
而他和他的星星永远在一起。

点开的各位谢谢浏览
占tag致歉 造成不便会删出两张法扎深圳25号晚场票 一楼非池座四排19、21连坐 前排好位置 靠过道可以在维克吐蛙摸萨聚聚和伴舞 价格如图爽快可刀
同场剩下很多座位 在九维有得卖 其他场也剩很多 都是乐池座 由于剧院不愿意宣发导致现在空座很多 不想让演员们看到这种场面 麻烦各位帮忙宣传宣传让还没买票的朋友尽量买
再次 谢谢各位

刺激,第一次开车就被屏

【Y2】破坏公物记小过(上)

无脑ooc
我就是想开车
真的雷(别说我没打预警!
不良Sx学弟N


J高二年a班樱井翔,是学校里的校霸

说他是坏学生,有些不合理,毕竟他大小检测名列前茅,大过小过也没记到他的头上。说他是好学生,又对不起这个称号,毕竟顶撞老师、斗殴,逃课、翘活动的事他也干了不少。

要说为什么成为校霸,一来他有打遍全校的拳头,二来他有令老师心服口服的成绩。

至于为什么没记过,除了他处理事情干净,更多的要归功于他在学生会的小男朋友。

一年a班二宫和也,成绩中上,唯二兴趣是棒球和游戏,待人礼貌却冷漠。进入学生会也是鬼使神差。

原本处理大小事务的学生会长是三年生大野智,然而大野会长本人一心向着绘画与海钓,连他自己都不记得怎么当上会长的。

由于周末总想着海钓不想管学生会,大野拉来了家住同一条街的学弟二宫顶班。

“不去。”最初二宫当然是这么回答的。

“学生会办公室有免费空调哦?”大野试探性地搬出大家都垂涎的免费空调。遭回绝。

“允……允许你把游戏机搬进办公室玩!”
“那我考虑一下……”
“你今年想要的游戏学生会报销!”
“成交。”

于是二宫以代理会长的名义坐进了会长办公室。

工作并没有二宫想象的那么轻松,尽管努力把工作分下去压榨其他学生,也总会有自己的一份。

不过看在游戏和空调的份上,他还是硬着头皮做掉了。

二宫本以为在周末当当代理会长,是不会走漏风声到樱井翔那里的。虽然知道了也没什么,他仍旧不想让樱井翔知道自己被人贿赂。
但他低估了樱井翔对他的关注度。

其实从国中开始就在一起的恋人谁会不关心?但是像樱井翔这样上课都能睡在教室走廊的人似乎确实可以不关心。

可二宫和也这么可爱不盯紧了被人抢走怎么办。热恋中的樱井翔如是说。

在又一次被二宫和也以天气热想睡觉回绝了自己的邀请后,樱井翔终于坐不住了,他甚至觉得再不去查自己就要被戴绿帽了。

好在消息只是他的小男友不知怎的混进了学生会罢了。

二宫那天周日像往常一样做完工作,或者说打完游戏,从办公室走出来时,被樱井翔在门口截个正着。

“天气热不想出门?想睡觉?”
樱井耳朵上的银环反射着阳光。

“诶——被你发现了啊”
二宫仍旧是那副不温不火的样子,长长的软糯尾音结束后又抬起眼以湿漉漉上目线望向樱井。
“翔酱不会生气吧?”

被你这副眼神看着我怎么还生的了气。
“有一点点哦。”樱井伸手点了点他挂汗的鼻尖。
“那,那我不继续了吧。”二宫一副慌张的样子,暗自肉痛还没坑够大野。

樱井的回答出乎他意料。“不用了,小和想继续就继续。”
“啊……?”
樱井直视二宫带着疑惑的双眼扯出一个仓鼠笑。“正巧,我好走个关系”

樱井走着关系,躲过了一系列大过小过。
逃课又有什么,天台是接吻的好地方。
打架被发现了?抱一抱搂一搂就好了

但是逃了大半学期记过的樱井,这回居然被记了小过。


厕所不知为何成了不良们聚集的地方。

也许这种封闭潮湿的地方有压迫感加成,欺负起人来也更有底气。

于是照常地,翘课的不良们在厕所围拢着眼镜厚似酒瓶底的老实学生。

“喂,你这家伙,上回和田村聊天来着吧”

“你别以为美绪对你有什么好感,就你这样的,还不配给她倒水呢”

一头嚣张红毛的男生不知是他口中女生的男友还是恋慕者,一脸狰狞地扯着那个倒霉蛋的头发,试图让他的恐惧更上一层。

可惜这脸丑到有点滑稽了。

欣赏完毕顺带压下笑意后,二宫举着手机从最里的隔间慢慢渡步出来。

“咔嚓——不是我说,各位,不觉得这欺凌地点有点脏过头吗”二宫一手还装模作样捂着鼻子。

“哈?你谁啊”红毛和小弟们马上把注意力转移过来,抓着眼镜仔的手也松开了。

“我是谁不重要,让主任知道你们是谁就好玩咯”二宫大胆地仰起头正对上红毛凶恶的目光。

红毛不爽地刚要抬手去打,后边的小弟就慌慌张张阻止,“等,等下,这家伙好像是学生会的……”

“学生会又怎样?学生会里他这样的可有大半被我揍过了”红毛看上去反倒怪高兴的,摩拳擦掌跃跃欲试。

一只手,食指戴银戒指的手,伸过来按住二宫的肩膀将他稍稍推到后面,同时手的主人挤了上来。

“那我这样的你揍过了吗?”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等我摸索出来怎么放大象笔记外链就开车

没想到有这么多赞好开心(小声

【Y2】智齿

*无脑ooc,真的非常非常ooc
*看不出来的)校园双向暗恋
长智齿真的很疼呀。

二宫和也十七岁,是长智齿的标准年龄。

家人无奈地帮他找法子缓解疼痛,顺带几句调侃。同学对他肿起的脸侧打趣。班里暗恋他的女孩子,看到他肿了半边脸的样子也忍不住嗤笑。

只有樱井翔,在看到他的肿脸时呆呆地说了句。

小和,脸看起来鼓鼓的好可爱。

当场当然是收获头槌+小尖嗓吐槽。

但是二宫心里是高兴的,高兴得酸胀的脸颊都好像缓解了一些。

被暗恋的人夸可爱,应该是要开心很久的。

但是长智齿实在太疼了,那本来安静平整的粘膜下方,坚硬的东西在努力冒头,用它不算锋利的头部顶着脆弱敏感的粘膜,像干枯大地里的种子努力生长。

坚韧是很坚韧啦,但即便长出来也会被拔掉有什么意义。

二宫疼得嘴里冒酸水,薄薄一片的身子在床上被他自己像揉纸团一样缩成小小一个。

以至于忘记了刚刚的那一丝丝甜甜的开心。

二宫上课的时候,被国文老师无趣的话题催眠,习惯性地用手托住脸。

也许真的困傻了,这么一托正巧就压到了肿起的地方。

二宫当即呜地闷叫出来,虽然声音不大,小半个班级的人还是齐刷刷地看向他并小声笑起来。

老师习以为常地用力拍了两下黑板,粉笔浮灰被振起,底下一切声音戛然而止。

老师清清嗓子,继续他的无聊课题。

二宫还是那副满不在乎的表情,捱完了下半节课,途中时不时瞄一眼樱井。

好像在笑,怎么办,会不会觉得我很奇怪。

二宫脸上风平浪静,实则耳尖红透内心波涛汹涌。

敏感纤细的少年觉得自己的暗恋可以完了。

于是破天荒地,二宫没有等樱井处理完学生会的事务就擅自自己走了。

樱井百思不得其解,正着数倒着数,都没数到自己对二宫做过什么过分的事。

该不会是牙太痛去看医生了吧。

担心的樱井身体力行地翘掉这天的学生会,在二宫离开之前截住他。

“牙还是很痛吗”

二宫和也差点白他一眼,哪壶不开提哪壶。

“要不要陪你去医院看看,我知道有家不错的私人诊所哦”

“不用了”二宫的脸比前几天肿得更厉害了些,说话声也闷闷的。

樱井纳闷地追着径直走开的二宫。

“如果是之前课堂上的事,对不起”

樱井不算迟钝,二宫的心思他还是能想到的。

“我只是觉得……你发出那样的声音,很可爱”

二宫听着樱井结结巴巴的解释,绞着衣角头也不想回。

“总是说什么可爱,翔君其实只是在嘲笑我吧!”二宫的声音似乎带着哭腔。

搞砸了,搞砸了。

“怎么会……我,我最喜欢小和了!”

啊,真是,最差劲的告白。

两个人几乎维持着姿势僵持了两三分钟,以至于樱井开始思考自己是不是该开个玩笑缓解一下气氛。

“翔君,真的喜欢我的话就亲亲我吧”

得到的是完全出乎意料的回答。

“诶?!”

“亲一口的话,或许就不疼了哦”

眼眶还稍稍泛着红的二宫转过来,指着肿起的脸颊甜甜地笑了笑合上了眼。

樱井的手汗多的几乎要滴下来了。

他凑上前去,在那个赤红的耳朵——旁边——同样赤红的脸颊,轻轻地chu了一下。

是想象中的柔软触感,像蓬起的草莓棉花糖。

樱井似乎是不满足地,顺着二宫的脸颊去找那张薄薄的唇,却被汉堡手挡住了。

“不行哦,现在还不行。”

我们还有很多时间呐。

今天是二宫和也出智齿的第三个星期。

乳白的牙尖已经冒了出来,当然还是一如既往地疼。

但是二宫已经不在意了,因为只要觉得疼,就会收获自家恋人的亲亲。

心里都被蜜糖填满啦,还疼什么呢。